【安徽大学法治研究院】秃头叔叔潜入校园引诱4女生 3人逃脱1人遭猥亵


发布时间:2020-11-28 06:18:43 阅读量:9177 作者:昌烨

徐某,苍南人,39岁,长相老成,秃顶,至今未婚安徽大学法治研究院。4月10日中午12时许他闲逛到苍南某小学附近,发现不少家长在校门口接送孩子,便随人潮潜入校园。

中午时分,“中年大叔”潜入小学校园,专挑人员稀少的教室,再将女孩拉到草坪里猥亵。昨天,记者从苍南警方获悉,发生在苍南某小学的猥亵案已经告破,嫌犯徐某涉嫌猥亵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。

随接送人潮潜入校园猥亵女生

在校园里溜达了一圈,徐某发现一年级4班只有三名小女孩在教室里安徽大学法治研究院。

“小朋友,你来下。”徐某站在教室门口,向前排女孩招呼。发现有人招呼自己,女孩好奇地走出教室。

徐某让女孩跟着自己走,女孩跟了几步,发现男子不善,又快速跑走安徽大学法治研究院。见状,徐某进入教室,抓起一名戴红领巾女生,准备往教室外拽,这名女生迅速解开红领巾逃脱。这时,教室里另一女孩见状也赶紧躲开。

“秃头男”下手不成离开一年级4班,走到隔壁教室二年级1班,在言语威胁下,将7岁女生萱萱(化名)带出教室,带到了学校后花园。随后,“秃头男”紧紧地抱住萱萱对其进行猥亵。萱萱被吓哭,不断挣扎。男子松手,威胁萱萱不准告诉老师。

萱萱回到教室越想越害怕,哭了起来,被老师发现。最后,她在老师的陪同下向警方报了警。

“秃头男”曾有猥亵儿童前科

接到报案,苍南县灵溪新区派出所民警立即调取现场监控,确认了犯罪嫌疑人的样貌。看到该男子样貌后,一民警想起了五年前他在宜山派出所办理的一起猥亵案件。当时,嫌犯也是潜入学校,选择在学校人员较少时段对低年级女生进行猥亵。

民警随即调取相关档案资料,查找出当年案件涉案人照片给当事人辨认,受害人纷纷表示是这个人。

经过5年的变迁,徐某已经不在户籍地居住,民警随即查找相关关系人,寻找其可能就职的地点。最终,民警在一无纺布工厂找到了徐某。

经查,徐某并非第一次犯案,早在2009年,就因犯猥亵儿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。然而出狱后,徐某不思悔改,再次盯上小学,趁学校中午放学时间入校猥亵儿童。昨天,徐某因涉嫌猥亵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。

“平时家长和学校最好能开展有针对性的教育,培养儿童识别这种不良侵害的能力,在遭遇猥亵时懂得抵制,即便是简单的说‘不’、离开和哭叫等都是有效的自我保护手段。”对于徐某数次作案得手,民警希望校方能加强陌生人来访管理,对于陌生人进入校园的,一定要核实身份,加强盘问。此外老师和家长要教育孩子,不能随便给人触摸自己的身体,如遇到陌生叔叔使坏,喊叫是孩子防止性侵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。 记者 李杨慈 通讯员 章文雅

目前,交警部门正在对这起交通事故进行调解。王雄涛

中国政法大学教授、北京市妇联副主席夏吟兰建议,《意见》中的内容应纳入将来的反家暴法中。

由此及彼,“玩物丧志”者应该远不只倪发科一人。有的贪官玩字画,有的贪官玩古董,不一而足。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容易被人利用,出卖“公权”以换之。“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”。自然少不了为他人谋利益。无怪乎此时的倪发科,手中的权力已经成为这些不法老板谋取非法利益的“开路斧”、“摇钱树”。

于是,她决定继续以公开两人情人关系、破坏陈某家庭为由敲诈陈某钱财。

当天下午,小娟将一元钱花掉后,对家人并未提起这事。

1月3日下午,记者和小齐一起来到了平顶山市第一人民医院(三级甲等医院),在该院四楼皮肤科,一位医生给小齐做了检查,称他并没有什么龟头炎、尿道口炎及冠状沟炎等疾病。

近年来政法部门一直紧跟信息技术的步伐,由被动应付到主动进取,由单纯的“灭火消灾”到积极的议题设置,不断探讨在“执法中心主义”和信息开放社会下,法治运行如何尊重社会、反映社会、回应社会的技术性问题。这样的实践,回应了法律上的自我再生理论。这一理论认为,法律在规范意义上是封闭的,在认知意义上却是开放的。执法过程在内部按照法律的规范逻辑运作,如同生产流程,不可能每一步都让人可视化;但从大众的认知层面上,它又必须是开放化的。这决定了在法律实施中,应建立法律回应社会的信息机制,借此向外部展示法律运行的自治性逻辑,既确保法治系统的自主性,又能有效监督专业主义背景下的法治不会只为少数人服务,实现法治内部与外部的沟通、互动与平衡。

校园 苍南 小学

上一篇: 粤韶关成运毒重要流转站 中小学生吸毒状况堪忧

下一篇: 评论:美女高管携款5亿元潜逃海外引发的思考

网友评论:

来自黄石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8

我们花了两年学会说话,却要花上六十年来学会闭嘴。大多数时候,我们说得越多,彼此的距离却越远,矛盾也越多。在沟通中,大多数人总是急于表达自己,一吐为快,却一点也不懂对方。两年学说话,一生学闭嘴。懂与不懂,不多说。心乱心静,慢慢说。若真没话,就别说。回复


来自富锦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8

终于,像是如期而至的命劫,浓重的仿佛能挤出水的墨染夜色不声不响悄然而至随后吞没一切。蓦然回首,已然华灯初上,满城灯火的尽头,我看到那株在记忆里枝繁叶茂的法桐,已经模糊的刻痕,氤氲着素淡的花香,终于满树星辉。回复


来自鹤壁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8

人生有各种各样的活法,有人辞官归故里,有人星夜赶科场。有的人一辈子逆来顺受,也有的人放浪不羁,还有的人自甘平庸,但也有人孜孜以求。无须评判什么样的人生才是成功的人生。其实,任何一种活法都是人的自由选择,只要从心出发,活得适意而满足,求仁得仁,是谓幸福。回复


来自亳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8

强大一些,要相信你自己。坚定一些,要相信自己的感觉。回复


来自邛崃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8

说片面是熬夜,说实在是失眠,说实话是想你。回复


来自敦化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7

在我们的心灵深处,爱和孤独其实是同一种感情,它们如影随形,不可分离。愈是在我们感觉孤独之时,我们便愈是怀有强烈的爱之渴望。回复


来自永济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7

有时候,同样的一件事情,我们可以去安慰别人,却说服不了自己。回复


来自邛崃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7

在疼爱你的人面前,你永远都只是个孩子。在不爱你的人面前,你永远都是条汉子。回复


来自偃师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6

我要你,要得我心里生痛,我要你的火焰似的笑,要你灵活的腰身,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;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,像一座岛,在蟒绿的海涛间,不自主的沉浮……回复


来自潮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6

曾经发生的事都不可能忘记,只是暂时想不起而已。回复


热门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