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宁波有高端的娱乐场所吗】尔冬升拍“横漂”很投入 欢迎年轻导演取代自己


发布时间:2020-11-29 12:09:46 阅读量:1008 作者:禧琛

为什么要说“又”呢?因为尔冬升之前拍摄《新不了情》和《早熟》的时候,都是因为题材冷门小众,老板都不肯投,他不得不拿出自己的积蓄出来进行拍摄宁波有高端的娱乐场所吗。而这一次,是他时隔《早熟》十年之后,再度投入到忘我之境。“我们当初一听他说拍这个题材,都觉得很大胆,很多老板劝他不要拍,却令他更加执拗,索性决定自资拍摄。”李锦文表示。徐克导演对此也笑称,“但是拍电影的人需要这种天真,更需要这种勇气。我很支持他。”“《我是路人甲》自己出资,制作费很高,周期太长,花在制作上的钱其实已跟《窃听风云3》差不多。 ”尔冬升向记者坦言,自己其实也担心亏损,“把养老的钱一次都花光,我可受不了。”

2013年,是香港电影大获丰收的一年。从年初至今,周星驰、王家卫、杜琪峰、陈可辛、林超贤、徐克等纷纷交出满意答卷。而许鞍华的《黄金时代》、麦兆辉、庄文强的《窃听风云3》、陈木胜的《扫毒》也都即将上映。香港电影在沉迷许久之后,终于全面回暖。但这一年,在上述观众熟悉的名单中却少了一个名字,就是尔冬升。作为香港电影导演会会长的尔冬升,近年来除拍摄《枪王之王》、《大魔术师》,还监制了《窃听风云》系列和《消失的子弹》,每部作品都取得不俗的票房口碑,称得上“高产量制作人”。可自2011年拍完《大魔术师》之后,尔冬升的身影似乎淡出视线。他到底在忙什么呢?近日在香港探班《暴疯语》时,身为监制的尔冬升接受了记者专访。

谈计划

“路人甲”投资堪比《窃听风云3》

其实,尔冬升一直在忙着一部戏,从2012年八月开始至今已经一年有余。这就是传说中讲述“横漂”一族的《我是路人甲》。

众所周知,尔冬升一直以来是以擅长拍写实片著称,他的成名作《癫佬正传》,以及后来更加令人熟知的《新不了情》、《忘不了》、《早熟》、《旺角黑夜》、《门徒》等,都是偏写实风格的剧情片。“观众需要有真情实感的故事,我不喜欢闭门造车,喜欢走出去跟社会广泛接触,做充分的资料搜集,再从中挖掘出闪光的故事。 ”尔冬升表示,“但是多数老板不会这么想,他们想要类型片,市场上什么题材红就跟着拍什么,我不爱跟风,不想拍一些没有根据、胡编出来的故事。”

“我们从去年八月开始做资料搜集、挑选演员、训练演员、看景再到正式开机,一直忙到现在没停过。 ”该片监制李锦文(代表作《狄仁杰之通天帝国》、《大魔术师》等)表示,“虽然外界不太了解,但其实整个电影圈早就已经传开了,他们都说,尔冬升又自资拍戏,肯定在拼命啦! ”

聊感受宁波有高端的娱乐场所吗

“横漂”自称是被王宝强害的宁波有高端的娱乐场所吗

虽然外界对《我是路人甲》还不够了解,但整个横店早就知道了。随便问一个身在横店拍戏的人,他都会告诉你一个标准答案:“尔冬升?听说他在拍‘横漂’哦。 ”

“横漂”,主要是指那些在横店当“群众演员”的人,他们多数不是科班毕业,只是怀揣着对影视表演的爱好,而一头撞进横店的年轻人。“我一开始也以为他们不过是来追追星、过把瘾罢了,应该都是社会闲散人员。 ”尔冬升表示,“但真正接触之后,这些人触动了我。这些年轻人大都是90后,却有跟他们稚嫩外表完全不同的想法。 ”

“有一个人对我说:‘来横店,我可能会后悔几年;不来,我可能会后悔一辈子。 ’”尔冬升表示,“这些人令我想起自己当初刚进电影圈时的那种激动,那种每天都在做梦的感觉。是他们这种充满稚嫩气息的朝气吸引了我。有些人的眼神、神态,是现在任何一位大牌演员都演不出来的。这就是源自生活的状态。 ”他还回忆说:“我记得当时有一名横漂,见到我就哭了。他说他在横店拍了这么久的戏,从来没有导演跟他讲过话。 ”

这些“横漂”多数不过是充当故事背景的临时演员,每天拿几十元演出费,就为了等待一个可以露脸的机会。“他们都说‘是被王宝强害的’,呵呵。可讽刺的是,王宝强是从北京发迹的,而从横店红起来的群演,可以说一个都没有。”尔冬升的话冷静而现实。可这些“横漂”也万万没想到他们会等来尔冬升导演,其中更有幸运者能成为《我是路人甲》的主角。“所有主演都是横漂,没有基本功,感觉比拍三部《大魔术师》还要累。 ”尔冬升苦笑说,“所有……是所有的演员都要从头教起。 ”

说自己

入行快40年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

筹备新作期间,尔导作为监制,协助麦兆辉、庄文强导演完成了《窃听风云3》的拍摄;同时还要兼顾另外两部电影的监制工作。“其中一部是一位新导演,叫李光耀,他给了我《暴疯语》这个很有意思的剧本,我觉得必须帮助他完成,给他找来了刘青云和黄晓明担任主演;另一部是方令正罗卓瑶夫妇的新片,11月在上海开机,主演是谢霆锋和黄秋生,故事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惊喜。 ”

尔冬升表示,现在自己无论做监制还是导演,都不愿意再赶档期了,太累。“还有两年,我入行就40年了,我觉得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也不想再费力气说服那些人。这个行业其实搞创作拍摄都很好玩,但最让人厌恶的是每次重复,演员、题材、档期都在重复,我希望自己能霸道一点,坚持一点。 ”而那部一拖就是十三年的《三少爷的剑》,如今总算进入前期筹备阶段,尔冬升力邀徐克担任监制,并邀请他的3D团队加盟,预计明年开机。

看新人

求新导演快成长 欢迎他们取代我

《暴疯语》的导演李光耀虽然是新导演,但曾担任过徐克、刘伟强、尔冬升等知名导演所拍摄电影的副导演,对于扶植这样的人,尔冬升很有信心,并出面邀请刘青云和黄晓明及一班资深演员共同出演。在他看来,李光耀就像当年的他,差的只是一个机会。“现在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,演员有断层,导演也一样,中生代刚刚起步。我当导演的时候刚刚29岁,我当时的目标是把前面的老导演都干掉(笑),如今香港一共也只有不到20个新导演,内地倒是不少,可是很少职业监制,容易出现问题。我希望新人迅速成长起来,欢迎他们取代我。我帮他们做监制多轻松,一年八部戏都可以!”“其实我是个很懒的人……”尔冬升笑说,“不能让生活太不平衡。”他告诉记者,这两年忙得都忽略了自己热爱的潜水,打算明年再去。(记者 穆晨曦)

尔冬升 香港电影 风云

上一篇: 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首映 章子怡为台词感慨(图)

下一篇: 刘震云之女导演作品获美国奥斯卡学生奖(图)

网友评论:

来自宜春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9

我还在原地等你,你却已经忘记曾来过这里。回复


来自合肥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9

带着曾经的梦中幻想,告别昨日的紧张彷徨,新的一天要大踏步迈向前方。回复


来自宁国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9

我只希望这个世界可以狠小狠小,小到我一转身便可看见你。回复


来自荥阳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9

成长的路上少不了杂种与贱狗。回复


来自自贡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9

要飞就得满天飞,风拦不住云挡不住的飞,一翅膀就跳过一座山头,影子下来遮得阴二十亩稻田的飞,到天晚飞倦了就来绕着那塔顶尖顺着风向打圆圈做梦。回复


来自绍兴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8

如果我是女人,我将乐意与艺术家交朋友,听他谈作品,发牢骚,讲疯话。但我决不嫁给他。读艺术家的作品是享受,和艺术家一起生活却是苦难。艺术家的爱情大多以不幸结束,责任决不在女人。他心中有地狱,没有人能够引他进入天堂。回复


来自图们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8

我不相信人一生只能爱一次,也不相信人一生必须爱很多次,次数不说明问题。爱情的容量就是一个人心灵的容量:你是深谷,一次爱情就象一道江河,许多次爱情就象许多次浪花;你是浅滩,一次爱情就只是一条细流,许多次爱情也只是许多泡沫。回复


来自介休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8

三件让人幸福的事情:有人爱,有事做,有所期待。有人爱,不仅仅是被人爱,而且有主动爱别人爱世界的能力;有事做,让每一天充实,事情没有大小,只有你爱不爱做;有所期待,生活就有希望,人不怕卑微,就怕失去希望,期待明天,期待阳光,人就会从卑微中站起来拥抱蓝天。回复


来自绵竹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7

总是有一个人,一直住在心底,却消失在生活里。回复


来自泰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1-27

如果有一天我变了,请你记住,有一句话叫做拜你所赐。回复